第五章 我喜欢你,关你毛事?

慕容卿氿自认为,对付东方玖玖,最好要铭记“四字箴言”,那就是简单粗暴!

这种女人,与别的女人还不一样,往往他遇到的女人,都是听话顺从,毫无挑战性的。

恰恰,东方玖玖满足了他征服一个人的所有欲望,最关键的是,她还拥有一些优点。比如臭不要脸,比如蛮横不讲理,比如贪财等等……

这时候大家就都要同情了慕容卿氿的审美观了,为何在所有人眼里,这些都是缺点,偏偏他见了就乐滋滋呢?原因很简单,因为东方玖玖身上有着他这些优点的影子!

看吧,有时候,自恋也是一种优良传统!

他将药给她喂下之后,坐在她床边没有动,偶尔替她擦擦额上的汗,偶尔替她掖掖被角。看着她终于沉睡下去后,他才松了一口气。

“你真的喜欢她吗?”

听到有人在说话,他转头一看,是清韵。她面无表情,语气冰冷,又问,“你真的喜欢她吗?”

“与你何干?”

拜托清韵,人家慕容卿氿可不是吓大的。你摆了冷鱼眼人家就会搭理你吗?你错了。

“哼!我希望你能够离玖玖远一点。”清韵鼓起勇气道,“如果你喜欢她,就不要利用她,更不要让她为了沉迷你而将后宫搅的天翻地覆不说,还要赔上自己的性命;你不珍惜,总会有人珍惜,她这样的一个女子,不乏有其他男子喜欢,也不差你的温柔体贴!”

“你这是警告本王吗?”慕容卿氿漫不经心道。

“不是警告!是强调!”清韵又说,“半个月前,我知道你出现在凤仪宫过,也知道那晚她喝多了酒与你同塌过,可这并不代表什么。后来皇上来了,但是他们什么都没有发生,甚至他连玖玖的一根手指都没有碰过。可她怕你误会,本来就患了风寒的她,又跑到外面淋雨,你猜她为什么这么做?”

为什么?他当然知道了。只不过,他还没有来得及做什么,她便傻乎乎冲到雨里了。

“你对她的心不及她对你的十分之一,王爷,倘若你喜欢,就不要再这般折腾她了。可好?”

有时候生活便是如此。你愚弄不了它,可它偏偏能将你愚弄。

清韵这番话是为了东方玖玖而说,目的是为了强调慕容卿氿,也是为了她的阁主打抱不平,可若是有一天她突然发现,她讨厌的人就是她曾经喜欢的人,难道这便是愚弄吗?

可慕容卿氿还是很配合的。“你下去吧。本王对她何曾无心,不是你一言两语就能说出来的。”

“但凡如此!”话落,清韵推门而出。

“她生病了?”慕容桦从孙大成口中得知东方玖玖生病后都难以置信。

这种女人,大闹封后盛典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,而且闹腾的时候还活蹦乱跳,仅仅一日而已,就病的不轻?哼,他是气的不轻了。

“太医怎么说?”

孙大成见慕容桦还在关心她,心中便知赌对了,最起码慕容桦只是对东方玖玖生气而已,并非想要再次废了她。“没有通传太医。说是凤仪宫有个小太监也精通医术,就是平常的发烧和风寒,去太医院取了些药便给皇后娘娘熬上了。”

慕容桦一听这发烧还外带风寒,起身就往外走,“那怎么能行?孙大成,摆驾,去凤仪宫。”

“皇上,您就别折腾了,这大雨天的,又是电闪又是雷鸣,万一在路上出了差错,那老奴就是十个脑袋都不够砍的呀!”

慕容桦还未走到门口便听到“轰”的一声才顿住脚步,孙大成说的也是,这种天气出去确实不大方便,还是等不下雨再去看她吧。

不知为何,一想到东方玖玖,他便心里堵得慌,尤其是那天的狗屎味道,给他留下了太多的印象,这一日他都滴水未进,想起来就恶心的不得了。

“罢了,改日再去吧!”

叶良辰得到美人之后,心满意足的睁开眼睛想要一亲芳泽,可貌似玉修儿极其不给面子的转过去脸,声音清冷,听不出丝毫情感所在,“叶公子,答应我的事情,你要做到,三日后,我要进宫。”

“修儿,你我都有了夫妻情分,你怎么还想着进宫的事情?只要你不进宫,我愿意娶你为妻,一生一世!”一听这话,便知叶良辰是真心的。

玉修儿的身份再如何,也做不得正儿八经的妻子,她虽清白,只靠卖艺为生,但就算将来嫁人,她也只配为妾,叶良辰能如此,便说明他足以依靠。

“叶公子,我与你没有什么夫妻情分可言。上次我让你帮我在宫中留意的舞姬的位置,你可找到了?”

“你……”

玉修儿未曾注意到他面色如土,依旧不咸不淡道,“我什么都没有了,从今日开始,叶公子要是想要得到我的身体,也要答应为我做件事。”

“你要进宫做什么?你已经是我的人,你以为慕容卿氿会喜欢上你吗?”叶良辰低吼道。

“不关你的事。你到底做不做?”

“不做!”他才不愿意将她送入宫中。

“好,很好!”玉修儿冷笑了两声,“男人果然是这样,得到女人的身体,都会变的如此薄情。也罢,那我就去找晋王殿下,相信他得到我之后,也会心甘情愿为我做事的。”

“你……”叶良辰无奈的叹口气,道,“我帮你!”

东方玖玖醒来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盯着那俊美的睡颜瞧了好一会儿,默默道,“一定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。”

于是闭上眼还特意揉了揉,再次睁眼后还是俊美的睡颜,她这才乐呵呵笑了。伸出手触到他温润的脸摩挲着,“十九叔,我把你也算计到了,对不对?”

她赌慕容卿氿听了她生病的消息会来,而且一定会出现,她赌赢了,他确实出现了,这是否证明他心里有她,只不过没有说出口而已,对吧。

如今她病了,而他照顾她之后,还侧躺在她床前,倘若只是利用,他怎么会识不破这点伎俩?

慕容卿氿感到有人在摸他,不由微微蹙眉,好似还挺不情愿的睁开眼睛,结果一看是东方玖玖才褪去了稍许烦躁,温言道,“你醒了?”

“嗯,真好!”她重复道,“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十九叔,真好!”

慕容卿氿道,“现在是晚上。”

东方玖玖:“……”

“傻瓜!”慕容卿氿将她的手握紧,轻轻揽进怀中,又道,“若是想要见我,不是很简单?派人通传一声便可。何必故意让自己生病?”

“因为这病生的可值了。”东方玖玖嘟着嘴道,甚是一副小女人的样子,若是让清韵见了,估计都能掐死她。

“十九叔,我是不是做到了?你曾经说过,就算你的心不在我身上,也不会留给其他女人。今天呢?是不是经过这件事,就能证明你的心是有我的,对不对?”

慕容卿氿没有答复,只是静静的抱着她。

“你看,为了我,你破了那么多的例子,抱过我,吻过我,还抛弃了你的一些修养,与我同塌而眠,倘若没有心的话,你怎么会这么做,对不对?”

“小九……”

“嗯,我听着呢。”听着他即将要说出那些动情的话。

可是,事情往往都不是人想象的那么美好。慕容卿氿并没有说出那些感人肺腑的话,反倒轻声说道,“你只要记住,你在我心里是特别的便可。”

靠,完了?就这么完了?连句喜欢的意思都没有,就这样完了?

他奶奶的,她白淋雨了?发烧都40度,换来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?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我许不了你太多的承诺,但也不想让你伤心,很多事情,你心知肚明,不是吗?”

他的说,他们之间就算什么都不用顾忌,可说到底,还是有差别的。他们的身份不允许,慕容卿氿本人也不会允许自己为了她放弃太多。还有一点便是,她是东方赫的女儿,这是永远都无法改变的事实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她深吸了一口气,退出他的怀抱,转身冷声道,“你走吧。”

“走?”他顿了顿,“你让我去哪里?”

“自然是回你的王府啊!”东方玖玖尽量让自己发音不要颤抖,她这是被拒绝了,本来就没有什么尊严可言了,对不对?可还是想留一丝丝尊严给自己,没有为什么,就是想让自己以后再次遇到他能够坦然。

“你放心,我答应你的事情还会照做的。十九皇叔!”

十九皇叔?与十九叔相差一字,却将二人的距离隔开了。

慕容卿氿一听到这样的称呼不知为何烦躁起来,二话不说就将她翻过身来,毫不温柔的将她压在身下,与她相视,清冷道,“十九皇叔?东方玖玖,你记清楚,我从来都不是你的皇叔,从前不是,现在也不是,以后更不是!还有……以后,十九叔也不是你叫的。我与你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“没有任何关系?哈哈……你在试图撇清什么吗?我是皇后,你是皇叔,难道我不叫你皇叔叫什么?叫卿氿吗?还是叫王爷?”

他一向不是很温柔吗?就算别人说了什么难听话,他一句话就能反驳过去,这次呢?显然,他有些粗暴了。

他哼了一声,眸子里的光冷的吓人,“撇清什么?本王什么都不需要撇清,倒是你,收一收对本王喜欢的心思吧。”

“怎么了?”某女反驳道,“我喜欢你,关你毛事?”

“你……真是不可理喻!”慕容卿氿冷哼道。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