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小九,来,吃药了

当玉修儿走在雨中时,身上的衣裳早已被淋的半透,她心中有太多的不甘心,又有太多的无奈。她倾心相待,为何却换不回他一个正眼呢?

老天,非要那般惩罚她吗?她发誓,她一定要入宫,一定要找到慕容卿氿心心念念的人,就算自己得不到,她也不会允许任何人能够得到。

“喝药了!”清韵端着药碗坐到床前,东方玖玖都神志不清了,竟然还能完整的吐出两个字,“不喝!”

“你……”本来她是打算发火的,可听到东方玖玖一直都在呢喃着慕容卿氿的名字,“十九叔,十九叔……”

清韵幽幽一叹,“玖玖,你别怪我多事,晴雪已经将消息传达出去了,可同时我也告诉了阁主,今日我就让你看清楚,究竟是慕容卿氿在意你,还是阁主在意你!”

“你,你走……”

“我不走!”清韵道,“你害怕阁主会先他一步出现对不对?我告诉你,你完全不用害怕,因为这是事实。”

“走……”东方玖玖呢喃道。

看着平日活蹦乱跳的她竟然也会有一天躺在这里故意生病,只是为了一个男人,她顿时觉得不值!曾经那个杀人如麻的血影哪里去?为何连个影子都看不到呢?

“哎,问世间情是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?”

本来只是一句感叹的话,结果东方玖玖就算迷迷糊糊,也不忘了与她吵嘴。“废物!”

清韵:“……”

“修儿?你怎么来了?”叶良辰一脸诧异,完全想不到这样的天气,他心爱的女人竟然会主动来这里。

只是她全身都湿透,身上还抱着一把琴,很是狼狈,可就算如此,也掩盖不了她娟秀的美。

叶良辰急忙走到她跟前按住她的双肩,心疼道,“修儿,这种天气,你怎么还出门啊?”

玉修儿抬头对上他的眸子,面无表情道,“叶公子,你还喜欢修儿吗?”

“自,自然是喜欢的!”他道。

“那好!”她将琴扔到一边,“兹~”的一声还能听清楚断了一根“商”弦。随后叶良辰便见她开始脱衣服,且在他失神之际脱的只剩下一个粉红色的肚兜。

他吞了吞口水,问道,“修儿,你……你这是做什么?”

“叶公子,是不是得到一个女人的身体,你便不会再对她好奇了?”

“修儿……”

其实叶良辰还算是正人君子,他不想慕容颖只是沉迷她的琴声,而是切切实实喜欢她的人。就算她如今脱光了,可他还是尊重她的。

可玉修儿似乎不想放过这个答案,伸手握住叶良辰的的手便一把按到自己的胸前,冷声道,“答应我,如果你得到我,就要为我做事,帮我进宫,我要留在宫里。”

“修……”

依旧,她没有等叶良辰说罢,就踮起脚尖吻上了他的唇。

古语有云,最难消受美人恩,更何况是女神。叶良辰就算定力再强,也忍不住心爱的女子这样相待,于是化被动为主动,将她压到身下……

众人皆知,玉修儿是成为歌姬之后见到慕容卿氿便倾心的,其实不然,她从很早很早便开始喜欢他了……

她喜欢了他多年,记得她刚刚踏进帝都寻亲时,被人拐卖进了青楼,可她誓死不从,从青楼中逃出后又被人追赶,那时候,他便出现了。她撞上了他的马车,可他脸上写满了不耐烦,可他长的太美,连她都有些失神了。

他的一句话不是对她说的,却是因为她说的。“宁武,将她轰走!”

她这才回过神来,急忙喊道,“公子,救救我,有人要追杀我。”

记得最清的那句话便是,“关本王何事?”

本王?他是王爷?

是啊,一看这马车便知这里面坐的人定是尊贵之人。可她还是不死心,哭声道,“王爷,救救我吧,我是好人家的姑娘,却被人买进青楼,那些人就是要来抓我回去了。”

他依旧轻描淡写道,“本王,最讨厌管闲事了。”

“王爷救了我有好处,因为我刚刚听到了一个惊天秘密,是朝廷之事,不管王爷是谁,可到底会有些影响的,我发誓,王爷救了我,我一定会相告!”

许是她这个秘密确实引起了他的兴趣,但是她当时更多的是想,慕容卿氿只是想找一个借口亲近她而已。

后来她得救了,且将一个朝廷秘密转告了他,那时候心便遗落在他身上了吧。

在帝都,她有个姑姑,姑父是朝廷命官,此次来这里,就是因为她父母双亡,不得已来这里投奔,可是没想到来了这里,姑姑翻脸无情,疑心颇重,担心她会勾引她的夫君,生生将自己卖入妙云楼中,可怜她命运多舛,竟然还是与歌姬打上交道。

随后再遇之时,她还遇到了慕容颖,只不过慕容卿氿好像淡忘了她一样,或许更直接说,他从来对她都没有任何印象。可她对他的心更加强烈!

也许,人就是犯贱吧。

当她成为大燕赫赫有名的才女时,众人都倾慕她,甚至愿意花万金博她一笑,但慕容卿氿呢?依旧对她不屑一顾。

他那样一个美好的男子,她岂能就此放弃?最终在妙云楼唱了一曲歌想要博他的心,可最后呢?

他倒是没有拒绝,时有时无便邀请她进秦王府小唱一曲,可听的人不是他,却是慕容颖。

她以为,他的心到底不是铁做的,总有一天会被融化,可是她错了。真是可笑,可笑至极,他哪里有心?他分明就是一个没心的人。

就算如此,她也认了。

本想安静的为他唱曲,可那次进宫发现他与皇上的女人在偷情,而今日又看到他在别的女人失魂落魄,焉能让她不恨?

她发誓,她要赌上自己的一起,将那个女人揪出来,让他们不得善终!

慕容卿氿刚刚踏进凤仪宫寝殿的大门,便听着清韵低吼着,“东方玖玖,你到底想不想活了?赶紧吃药。”听到这里,他急忙迈进脚步。

“秦王爷?”其中一个宫女突然喊道。

清韵转身一看,我勒个擦擦擦,还真是他!

“怎么好好的不吃药?”他走到床前,未等清韵反应过来便从她手中夺了药碗,自然的坐到床边,动作有多帅气就有多帅气,都把寝殿里的宫女迷了个边。

小猴子见慕容卿氿出现了,心中也是意外的很。

话说到底他家娘娘和慕容卿氿到底什么关系?哪有皇叔对皇侄的女人这么关心,还亲自冒出来喂药的?

不过,他也没有想太多,转身对在场的宫女吩咐道,“今日秦王爷出现一事,谁也不许说出去,不然有你们好看!”

众宫女一听,这还了得?异口同声道,“奴婢遵命!”

“好了,都下去吧!”清韵不耐烦道。

小猴子忙点头,“赶紧的,赶紧下去。”

见宫女都下去后,小猴子还想邀功,表现的积极一些,结果被慕容卿氿瞥头喝道,“你也下去!”

呃,好吧!还以为慕容卿氿性子特别好呢,没想到和东方玖玖性子一样,都喜欢过河拆桥。

他无奈的垂下脑袋,低头走出去了。

清韵瞅了一眼小猴子的背影,道:“就是,让下去还不下,真是没规矩!”话音刚落,就被慕容卿氿一个冷眼对上,“你,也下去!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你在这儿也没见得有多大的效果,本王自己来!”

见慕容卿氿这么执着,她也不好意思再留下,只是又瞅了一眼东方玖玖,心中不知有多难受,她好不容易给阁主制造的机会,就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慕容卿氿给占了。

“小九,来,吃药了。”

试问,此时此刻谁还会比慕容卿氿的声音更具有魔力?

东方玖玖勉力睁开眼睛,见到他本人都难以相信,还问,“你……你是猴子派来的逗比吗?”

“啊?”

东方就不喜,弱弱道,“暗号,暗号……”

好吧。他硬着头皮道,“是,我是猴子派来的逗……”不怨他,逗比二字实在是说不出口。

“好吧,勉强相信你是了。”

慕容卿氿:“……”

什么叫勉强?他费那么大的力抛去偶像包袱,容易嘛他?

“乖啦,小九喝药,我听宁武说,如今你的额头都可以煮四五个鸡蛋了。再不吃药的话,说不定都可以孵出小鸡了。”他温声道。

东方玖玖烧的有些糊里糊涂,从被窝里伸出手来就去捏他的脸,明明自己连伸出胳膊的力气的没有,还想捏捏他,看是不是本人?

“你……是十九叔吗?不会是被人贴的人皮面具吧。我读书少,你不要骗我啊,古达电视剧里面易容术比整容还强大呢。”她一字一顿的样子明明很认真,却让他忍俊不禁。

慕容卿氿低下头去在她耳边小声道,“那,如何才能证明我就是你的十九叔呢?”

“呃……”她拉好长的音,似乎还是没有想到,但慕容卿氿的性子也不是任由她拖的,直起身子,将汤药吞了含进口中,这时候,某女还没有想起了如何证明的办法,直到感觉到唇上一片轻软,她正想说证明了,可话却被他统统堵住了。

OK!证明了,他就是慕容卿氿!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