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嬛嬛最怕打雷了

“她当然闻不到了。”清韵猛扇了扇周围的空气,以至于第一时间能闻到新鲜的空气。回到凤仪宫后小猴子便好奇的很,缠着清韵问为什么东方玖玖闻不到呢?

“这个狗屎她整整捂了三日,然后又逼着晴雪做荷包,里面掺满了各种熏香,等到快要走到圣殿的时候,她将狗屎抛出来,因为这个时候,大臣们往往注意的是皇上,自然没有人察觉。于是香臭结合,只会让人闻了更加反胃。”

总之,从今日开始,清韵讨厌东方玖玖,不仅讨厌,一见到她就感觉周围空气都是狗屎味儿。

小猴子瞪着大眼问,“小清子,你说了那么多,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啊,这么臭的话,为什么她闻不到?”

清韵是以小太监的身份进入凤仪宫的,东方玖玖每日一口一口小清子,于是她也就顺理成章成了小清子了。

清韵眼神一冷,“刚刚我没有在回答这个问题吗?”

“没有啊!”小猴子摇头懂啊。

好吧,光顾着说某人了,连问题都没有回答。“因为她半夜三更起来,连续三天往自己头上浇冷水,不得了风寒才怪。”话落,她愤恨而去。

哦……怪不得什么都闻不到!小猴子心中对东方玖玖的形象瞬间高大起来,真是足智多谋啊!

晴雪走到他跟前突然开始诉苦,“你知道吗?前些日子,娘娘说喜欢我的女红,非让我给她绣一个硕大的荷包,我做了,而且还往里面放了各种香料,结果今日去圣殿祭祀的时候才发现……”说到这,她竟然有些哽咽,“她把我做的荷包香料都倒出来,装上了狗屎!”

呃,然后呢?

不等小猴子开口,晴雪也是愤恨而去了。

东辰殿内,明太妃遣退了所有人,急声问道,“卿氿,你告诉我,你喜欢的那个小太监,是不是皇后?”

“是又如何?”

“你……”明太妃压低嗓音,怒斥道,“你疯了,她可是皇后,是皇上的女人啊。”

“是又如何?”他依旧重复着这句话。

“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?”明太妃见他没有回应,忍不住又道,“就算这些你都不在乎,但她还是东方赫的女儿啊!”

“是又如何?”

明太妃没有办法再过多询问,因为这些都是无济于事的。如何责问他,他都会以一句“是有如何”来敷衍她。“那你告诉我,她身上的玉佩,可是你生母之物?”

这次,他终于没有再以“是有如何”来搪塞,反而道,“谁能证明?”

“你……”这孩子啊,怎么口是心非?就算太后与慕容桦都不认识,她可是能认得的。

“卿氿啊,我得知你并非好男风确实心中大喜,可你偏偏是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人,你知不知道?她可是东方赫的女儿,你确定,她会一心一意为你做事?”

“这一点,太妃不必操心,这是儿臣自己的事!”

“你……”她幽幽一叹,问道,“当真是对她动了真情?”

慕容卿氿微愣片刻,随即回道,“算不上,不过也快了。”

“可她终究……”

“太妃是不相信儿臣的魅力了?比起皇上,儿臣自认为,要更为出众些吧。”

她为难的笑笑,这岂能相提并论?

可到底她还是皇后,与他的身份太过尴尬吧。“罢了,罢了,你喜欢便好。我只是希望你快乐而已。”

但愿吧……

“阿阿阿……阿嚏!”我勒个擦擦擦,终于把喷嚏打出来了。东方玖玖一边擦鼻涕,一边有气无力道,“小猴子,给我把药端过来。”

小猴子听到使唤,急忙端起桌上的药碗递给床边,还念叨,“哎呦喂我的娘娘啊,您之前这么折磨自己图什么?现在都发烧了才想起吃药来,会不会晚了?”

“晚了?”东方玖玖斜眼瞧他,“你指什么?指我大限将至?还是我药不能停?”

“呃……”小猴子想不出什么话反驳,遂道,“娘娘,您喝着,奴才我去面壁思过。”

哼!不是她要折磨自己,而是慕容桦要折磨她,半个月前这厮便来过凤仪宫后,竟然日日都来,然后自己就站着一旁给他讲冷笑话,等他睡着之后,她才能感受到人生,是多么需要静静!当然,静静只是单纯的静静而已!

其实她明白,慕容桦这么做,就是故意让慕容卿氿误会,误会自己与他已经发展到那种关系了。

良药苦口利于病,总之,在冬季来临之际,她还很是药不能停了。含着一口苦涩的药水吞了进去,她幽幽一叹,“小猴子,你他妈就没有给老子带些枣吗?”

小猴子低声道,“奴才忘了!”

“滚……”

“可是娘娘,奴才还在面壁啊!”

东方玖玖:“……”

轰隆一声,她被吓了一跳,急忙问道,“外面发生什么了?小猴子,你快去看看啊。”

小猴子又道,“可是娘娘,奴才还在面壁啊!”

“还不快滚过去看!”

“哦,好的,娘娘!”

哎,几月不见,连小猴子都要学会她气死人不偿命的优点了,此时此刻,她突然好想静静和明明,至少她们是不会反驳的,不是吗?

小猴子伸进个脑袋道,“娘娘,外面下雨了。还打雷了!”

东方玖玖点了点头,起身走到门口瞧了瞧这倾盆大雨,又打雷又下雨,可真是一个好天气,最起码今天慕容桦不会过来了吧。

而且今日自己又搞了这么一出,慕容桦肯定打死都不会想到他在呼呼大睡的时候,她却在往自己身上浇冷水,就是为了给他一个惊喜。

“哎,这恐怕是入冬的时候,最后一个大雨了。”

“是啊!”小猴子笑呵呵道,“这一天天过的可真快啊。娘娘您三月份入的宫,如今都快半年了。可娘娘却在冷宫吃了好几个月的苦!”

“还行!冷宫比这儿自在!”

其实东方玖玖说的是真话,但小猴子听进去,却反而听出另外一种意思,心想,这个时候不拍马屁什么时候拍,于是,他清咳了两声,“娘娘,您看,您生病的时候还是奴才我真心实意的陪着您身边,什么人忠心,什么人可靠,往往在这个时候都能看出来了,是不是?”

不说还好,一说东方玖玖就来气,“小猴子,我记得我们喝多的时候,我给了你好几百两银票,你如果对我忠心,还是想想什么时候还回来比较好!”

“呵呵呵……奴才继续去面壁思过!”话落,他对着墙壁装成十分正经的样子,好像真在思过一般。

东方玖玖懒得再搭理他,抬头看着这下雨的景色,其实有时候,欣赏暴雨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。

她中途离开帝都一个月,错过了看暴雨的最佳时刻。因为往往那时候下雨结束后,总会出现一道若隐若现的彩虹,美丽动人,那才是大自然最美妙的自然现象。

轰隆隆一声,雷声大的吓人,她不仅独自调侃起来,“嬛嬛最怕打雷了。”

小猴子突然扭头问,“娘娘,嬛嬛是谁?”

“你奶奶!”

“啊?我奶奶?那为何奴才不认识?”

东方玖玖低吼道,“小猴子,再废话一句,给老子面雷思过!”

小猴子:“……”

“对,很好很好!”东方玖玖见他乖乖闭嘴,心情也顺畅许多,“别和我说话,我只想静静。”

小猴子好像今天很爱说话,“娘娘,奴才也想静静,不仅想静静,还想明明,不知道您什么时候让静静和明明回来啊?”

东方玖玖冷笑一声,终于,小猴子还是触到她底线了,她说过她想静静了吗?她想的是慕容卿氿好不好?她似笑非笑道,“小猴子,你过来!”

奇了?让自己过去是不是领赏啊?小猴子脑子想的十分美好,屁颠屁颠跑了过去,刚说了一声“娘娘”,就被她一掌给拍晕过去,晕之前满脑子还想着百两大钞呢。

“不打你,不知道我文武双全,哼~~”转身直接,她又打了一个大喷嚏。

其实说到底,甄嬛也是一个不容小觑的人物。其实女子并没有多柔弱,但是她能将一个害怕打雷声说成自己的弱点,也是挺有心计的,这样特别容易勾引男人,咳咳,是得到男人的心,对对对,就是这样!

不行,她绝对不能这样坐以待毙,慕容卿氿对她肯定产生误会了,而她呢?一定要绝地反击,最重要的是,这一次,她要试试他的真心,倘若他对她确实无意,那她也不必在眷恋什么了,不是吗?

于是,东方玖玖想也不想的就冲到大雨之中,任凭狂风暴雨挥打在自己身上,脑海中想起一句话,为爱痴狂的女子,都是傻子。

她真的是傻了,竟然想不到她有一天为了一个男人来折腾自己的身体,如果让陈久知道,一定会笑话死自己的。

“轰~~”雷声越大,雨下的越大,她抬头,脸与那些狂暴的雨点相触,微微有些生疼,但她却甘之如饴。

“娘娘……”

晴雪打着伞冲进雨帘,赶忙抱住快要晕过去的东方玖玖,等等,她没有听错吧,东方玖玖说什么了?

“晴雪,快告诉晋王,我生病了,而且还要更加严重些,就说我高烧40度,把鸡蛋放上去都能煮熟了,好了,就这样,给我三秒钟,我就准备晕过去。”

不等晴雪反应过来,她数到,“一、二、三……”果然,她很守时的晕了过去。

见到此情此景,清韵干嚼了一口苹果,冷声道,“疯子!”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