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六章 选秦王还是选阁主?

梦中,她又回到了现代。陈久抱着那头乌克兰小乳猪坐在她床前,轻声的说着,“妞妞,我们一起等妈妈醒来好不好?”

妈妈?她才不会要一头猪当自己闺女呢!哼!

只不过,她无意间低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自己,顿时大吃一惊,这个……这个……她怎么会瘦了这么多?而且隐隐约约还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。

“陈久,你怎么照顾我自己的?我那些可爱有迷人的小肥肉都哪里去了?”她冲他大吼,但他并没有听到她的声音,伸手抚摸着她的脸,温声道,“小九,快点醒来,等你醒来,我们还有一辈子的时间呢。”

一辈子的时间?可能吗?

陈久,对不起!原谅我移情别恋了,虽然移情的对象和你长的一模一样,但我还是能分清楚的,他是慕容卿氿,是大燕秦王,我只想跟着他一辈子。更或许,我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见到了。因为根据穿越定律,往往大家能穿越到古代,很少回到现代。

呃,话说她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?

“喂,放手啊,放手啊!”一声不耐烦的声音穿进她的耳朵,刺醒她的神经,她悠悠转醒,眼中呈现出清韵不耐烦的脸色,“人都走了,你还犯花痴,有完没完啊?”

东方玖玖愣愣的望着她,“清韵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我怎么不能在这里了?”

可是这里不是慕容……

她四下张望过去,哪里还有慕容卿氿半丝影子,昨天晚上他还抱着自己睡觉,为何一大早还没有告别,他就离开了?心中暗暗有些失落,如果时间静止在昨日下午那个吻,该有多好啊。

“我问你,你选秦王还是选阁主?”

“什么选谁啊?”大清早了,清韵发疯了,问选不选的问题,要是她冒出个,“我想选你,靖王殿下。”那么清韵一定会问,“靖王又是谁?”

“玖玖,你听说我,秦王虽好,可他为人处事深沉叵测,捉摸不定,你若执着喜欢,将来苦的就是你自己。但阁主不一样,我跟了他数年,自然能看透他的心,他对你很不一般,你若是喜欢他,将来定能得到好的结果。”清韵苦口婆心劝道,“还有啊,你万万不能与秦王发生关系,懂吗?”

东方玖玖一听,急忙起身低吼,“靠,你把我当什么人了?”

“我只是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却见东方玖玖一脸惆怅,叹道,“哎,就算我想与他发生点什么,他都会把自己的衣服牢牢捆着,你说我能做什么?什么也不能做,哎……”

清韵:“……”

“前天晚上我喝多了,我想以我这种豺狼虎豹的性子,应该是对他做了点什么,但是醒来之后,他却打死不承认,啧啧啧,你说,我就是想负个责都不行。清韵,你教教我,什么时候他就心甘情愿让我负责了?”

清韵两眼一番,实在是不想和她多说一句话。

“至于暗夜。”东方玖玖为难道,“你懂得,他这个太霸道了,都是他自己跑过来占我便宜,你去问问他,哪次我心甘情愿让他碰了?十九叔就不一样,我喜欢,自然他怎么占便宜,我都愿意的。这这这,就是差别啊。”

“不跟你说了!”清韵说罢就正准备出去离开,身后传来她的声音不由止住脚步。“清韵,你喜欢暗夜吗?”

喜欢吗?也许吧。

她叹息一声,转身道,“我与你说过的,很早的时候,我父母双亡,是阁主救了我,给了我一条命。只不过……终是无缘罢了。”

暗夜真的有那么好吗?值得让清韵为他心动?

慕容卿氿回到王府之后,就见慕容颖坐在他的椅上美滋滋的喝着茶,抬头悠悠瞧了他一眼,道,“终于舍得回来了,还以为你要腻死在温柔乡里呢。”

“你让羽伊去监视本王了?”慕容卿氿面无表情问道。

“十九皇叔,我们是做大事的人啊。这东方玖玖不就是马上成为皇后了吗?这对我们而言完全是喜事一件,可你呢?你做了什么?将吏部贪污一案早早揭发出来,然后就是在凤仪宫与那个女人不清不楚带来一天。你别忘了,她以后会是慕容桦的女人,作为我们的棋子,她应该感到荣幸!”

“说够了没有?”

慕容卿氿的眸光骤冷,只用眼神便将慕容颖乖乖闭上嘴巴。

“羽伊!”

“奴在!”羽伊踏进房中,身上穿的宫女服还未换去,双手蜷缩进衣袖中,毫无往日的镇定。

“你是晋王的手下,还是本王的。”

“奴……是王爷的手下。”

慕容卿氿冷哼一声,吓的她心口一颤,细细听着他的处罚,“本王说过了,没有本王的允许,你不得使用易容之术,上次是迫不得已,本王没有怪你,但是这次……你还是迫不得已吗?”

当然不是!她只是……只是想看看那个将他迷得神魂颠倒的女人。

“若是不想在这呆了,就滚到别的地方去,本王不喜欢违逆之人!”

羽伊听罢大惊失色,急忙跪到地上恳求,“王爷,奴不敢了,下次再也不会了。求王爷不要让奴离开王府。”

“那就去找宁武领罚!”他面色不改,冷眼瞥了一眼慕容颖,慕容颖恬不知耻的笑笑,“十九皇叔,我那不是为了你好吗?”

“那你?想要留在本王这里,也去找宁武领罚好了。”

“什么?”慕容颖不服,“我堂堂一个王爷,找一个下人……”还未说完,被慕容卿氿一个眼神急忙打住口中的话,忙改道,“好好好,我去还不行吗?”

慕容卿氿其实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?他不会放弃,也不能忘记!

“等等,先别走!”

“嘿嘿,我就知道十九皇叔舍不得惩罚我。”慕容颖自得道。

“羽伊,下去领罚吧。”慕容卿氿道。

羽伊道了声“是”,这才退了下去。

“嘻嘻,十九皇叔找我做什么?等等……不管做什么,我都会完成,为了十九皇叔,赴汤蹈火,在所不辞!”慕容颖还没有等慕容卿氿说什么,就自己下命令,将自己牢牢套死,以至于接下来的要求,他不得不做。

从小到大,他们二人很少反目,且一直以来,都是慕容颖听他的话,但若是他犯了错,慕容卿氿必定会挺身而出,无论什么事。

因此他对慕容卿氿也是有一种别样的感情存在。他相信,慕容卿氿其实并非想要惩罚他,只是为了他好而已。

结果……

“你用冷风的身份,去凤仪宫寝殿一趟。然后见到一棵大树,将地下的一个檀木盒子找到,给本王带回来?”慕容卿氿边说,便走到书桌旁,执笔在纸上画画。

“啊?”慕容颖这时候恨不得打自己的嘴,刚刚他说过什么?他怎么给忘了?

“额,皇叔啊,你知道那个地方,为什么你不去?”

慕容卿氿抬头瞅了他一眼,手中的动作也并未因此停止。

“无论是慕容卿氿还是暗夜,出现在凤仪宫中,还将那棵树给弄断了,若是小九看到,必定会对本王心寒,但什么都不会做。但是你就不一样了,你弄坏了,她只会恨不得想要杀了你,只要一见到你,就会砍刀伺候!对于这两种结果,本王更喜欢第二种!”

没有人会注意道慕容颖的嘴角抽了多久,比起这种惩罚,他更喜欢让宁武拿着小皮鞭轻轻的挥打在他身上。

“画好了!”他收笔,慢条斯理将毛笔放回原处,冲慕容颖笑吟吟道,“阿颖过来!”

看吧,这就是他的十九皇叔,用他的时候笑吟吟,不知有多温柔;一旦他触到他的逆鳞,他才不管你曾经对他有多好。

慕容颖蹉步走去,低头看到那棵大树,心中琢磨着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可树下真有什么檀木盒子吗?

慕容卿氿自是看出他的疑问,幽幽道,“本王还记得与母妃最后见面的地方,只不过昨日阴差阳错看到那颗树,便极为肯定,母妃在树下藏了东西。你抽个时间,务必将按盒子,本王确定,就在那颗大树之下!”

是的,他对东方方玖玖撒了谎,其实也说不上是谎言,只不过是不想让她知道太多而已。

犹记得母妃临死之前还好好的与常人一般,记忆回到他三四岁那年,他刚刚睡醒午觉,却见母妃落寞的身影离去,他不禁有些好奇,不知道她想要去哪里。

于是跟着跟着,便来到了一颗大树之下,见到母妃将一个檀木盒子埋进树下,还特意张望四处,生怕被人偷看。只是她不知,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她的儿子看到了。

后来他一直在寻找记忆中的那颗大树,一直都想知道他母妃的秘密,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那颗大树,竟然是在凤仪宫。

慕容桦忙到很晚,吏部贪污的案子还未查出眉目,但里面的黑暗不得不让他心寒,吏部之人有许多都是他暗自培养起来的官员,但这些官员却背着他做出这样的事,一方面他痛恨自己的无能;可另一方面,他又憎恨东方赫的强大。倘若没有东方赫,他的人,怎么会这么快倒戈?

不知为何,想到东方赫,便很快联想到那个女人。

那日他将她从冷宫抱出,一直都为有空去凤仪宫坐坐。可她毕竟是东方赫的女儿,不管她是有心还是无意,都是勾起了自己的兴趣。总之,他不会再将那个女人放手了!

“摆驾,去凤仪宫!”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