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五章 十九叔,你树咚过吗?

“本来啊,我也没有想着解决宜妃会这么顺利,不管如何,多亏了晴雪相助,只是……”她顿了顿,将自己顾虑提出,“就怕晴雪之前帮了我,不多久就会害我,十九叔,你帮我出个注意,觉得晴雪该留还是不该留?”

他淡淡一笑,问道,“你那么聪明?难道不知吗?”

“呵呵,只是想在十九叔这边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!”某女两眼冒光,“晴雪,到底是不是你的人啊?”

说实话,一开始她也只是怀疑,晴雪费尽心力帮她扳倒宜妃,可见她若没有头脑那绝对是不可能的,可这样的一个女子,竟然心甘情愿当一个宫女,不得不让她有些困惑。

慕容卿氿见她问出这么一个问题,扬眉得意道,“猜错了!”

“啊?怎么可能?”如果晴雪不是慕容卿氿的人,她怎么会心甘情愿的为自己做事?不图回报呢?

结果,慕容卿氿告诉她一个就算她脑子烧掉了也想不到的答案,“晴雪是阿颖的人。在宫中蛰伏多年,一直都将宫里的信息传达给阿颖。”

“啊?可是……你们杀了晴雨,晴雨可是晴雪的亲妹妹啊。狗血啊,真是太狗血了。”

“狗血?”他狐疑道。狗血为何意?

东方玖玖给了他一个敷衍的解释,“咳,这个狗血的意思,简单说,就是这个人长的像只狗,所以流的肯定是狗血!”

他微微眼角一抽,这跟他们杀了晴雨有毛关系?

好吧,不想了,还是先跟她解释完这想吧。“晴雨她是罪有应得,倘若她不想害阿颖,定然不会与宜妃苟且。晴雪顾全大局,应该也能看出,我们并非想要杀她妹妹,毕竟,很多事情,都是自己的心念所起。”

嗯,他的确说的有道理,这是她咎由自取。

呃,完蛋了,她突然发现,他们之间已经没有话题要说了。天哪,接下来该说什么?她平日里虽然也与慕容卿氿相见,可说上几句,他便要离开,但今日不会他要在这里呆一天呢,而最可悲的是,她竟然不知道该讲什么话题了。

她为难的抬起头,正想问问他有没有什么想对他说的时候,却看到他对着窗户发起怔来,整整就是一下午啊。真不知这凤仪宫外中有什么景色值得他瞧一下午。

“十九叔?十九叔?”她如何唤他,他都没有回应,好像陷入了什么深沉的回忆当中。

“小九!”他突然叫到她的名字,只是她还没有来得及答应,便听到他的语气有些怅然若失。“你……会不会唱童谣?唱一首,为了我,可以吗?”

虽然这个请求有些莫名其妙,但是东方玖玖还是应了。她发誓,从来没有见过慕容卿氿这么失落的样子,原以为慕容卿氿无论做什么都会令人望而却步,原来……他也有人性的一面。

顺便,她再发个誓,其实她唱歌挺好听。尤其是为他唱起的歌曲……

“黑黑的天空低垂

亮亮的繁星相随

虫儿飞,虫儿飞

你在思念谁

天上的星星流泪

地上的玫瑰枯萎

冷风吹,冷风吹

只要有你陪

虫儿飞,花儿睡

一双又一对才美

不怕天黑

只怕心碎

不管累不累

也不管东南西北

……”

情不自禁之时,往往眼泪会表达的更为透彻,这首歌,究竟唱哭了多少人,她不知,听哭了多少人,她也不知,唯一知道是,他哭了。

慕容卿氿转身与她四目相对,低声道,“我想起了,我对母妃最后的印象就在这里。”

她顺着他手指去方向,才瞧清楚,竟然是一棵大树,普普通通,平平常常,可就是这样,却让一直以来都表现的高高在上的慕容卿氿流泪。

“今日我才看清楚这棵大树,竟然是我与母妃生前最后的一个回忆,多少次,这棵大树在梦中模模糊糊存在着,可我却看不清,看不清母妃生前最后一抹笑,最后一滴泪。”

他深吸了一口气,继而又道,“我记得,那日就像今日这般,落叶飘散,秋风肆漾,还带着黄昏最后一丝幽光,母妃将我从那树上抱下来,说我太调皮,以后万万不要如此了。”

是啊,这棵大树太美好了,不仅有着慕容卿氿与他母妃生前最后的回忆,还……埋藏她好几坛子好酒!咳咳,这个就不便多说了。

她蹉步走到他跟前,牵着他的手就往门外走,他不解道,“去哪里?”

“自然去你想去的地方!”

天色已近黄昏,且寝殿都是东方玖玖的地盘,当然没有人敢往这里走。她将慕容卿氿拖到大树下,笑吟吟道,“嘿嘿,没想到,我与十九叔这么有缘分。你看这里有你与你母妃的回忆,而且我又恰好住这里,不是缘分又是什么?哎……只可惜,如果我们很小的时候见面,那就更有缘了。说不定从那个时候我对你死缠烂打,今日我早就是秦王妃了。”说罢,连她自己都忍俊不禁。

他跟着笑了起来,意味深长道,“是啊,如果很小的时候我就遇到你,一定会避之不及,躲之不及!”

“十九叔!”她故作生气的跺了跺脚。

“好了,与你开玩笑的。”

二人站着树下好一会没有说话。

清韵想着今日东方玖玖连个门都没有出来,也不知是不是饿死在床上了,于是熬了很久的鸡汤,恰好走进寝殿的院落便瞧到这样一副画面,东方玖玖满脸都洋溢着微笑,而慕容卿氿则是面色如常,并无她脸上那股子幸福的感觉。

她转身离开这里,可心中却有些失落。她跟了暗夜数年,得知暗夜的秉性,他能为了东方玖玖找到火莲去除她的寒毒,必定是心中有她。可是……东方玖玖似乎从未将他放到心里。想到这里,她不禁有些替暗夜抱不平。

“哎……”

“小九在叹气?”他问道,“说说吧,为何叹气?”

东方玖玖刚刚满脑子都是与慕容卿氿亲吻过的画面,可细细数来,也有浪漫的,可貌似从来都没有树咚,或者壁咚过。于是她刚刚只是悲叹自己痛苦的命运。

“十九叔,你树咚过吗?”

“嗯?”

“树咚,额,怎么说?就是……”她吞吞吐吐道,“一个男人将一个女人双臂困在树与他之间,然后低下头……”

与此同时,她突然脑海中幻想出一副画面,来解释这所谓咚咚咚的含义。

树咚:慕容卿氿将她困在树与他之间,然后他吐气幽兰道,玖,我选你~~然后低头吻下去……

壁咚:慕容卿氿将她困在墙壁与他之间,然后他吐气幽兰道,玖,你好美~~然后低头吻下去……

房咚:慕容卿氿每向前走一步,然后她倒退一步,终于,她被困到墙角,害羞之际,听到他道,房东,这个月的房租可以明年再交吗?

请原谅东方玖玖这么狭义的想法,她不过是胡思乱想而已。

慕容卿氿还在细细琢磨,不过她说到低下头,他便一下子明白过来。扬起唇角笑了起来,“既然你想树咚,满足你,又何尝不可?”

“啊?”她睁大茫然的大眼,还不知要如何回应时,被他一把按到树桩上,唇上微凉的触感顿时让她心惊肉跳,那紫檀香的气息依旧如此,遍布在她周围,令人沉迷。

“闭上眼睛。”他含着她的唇道。

“哦!”

闭上眼睛的刹那,她仿佛看到了一座遍布是薰衣草的花海,有着令人沉醉的花香,有着令人赏心悦目的景色,仿佛一切都是那么美好!

这是一个吻,一个不同以往的吻。他太过温柔,轻轻含着她的唇细细吮吸,却未曾探入她口中狂允。她偷偷睁开眼睛瞧了一眼,他也与自己一般是闭着眼睛的,可见他也在享受与她最美好的时刻。

尔后,他的舌才轻轻探入她的口中,温尔的勾起她的舌钉,邀她共舞。自然,邀请成功了。她试图学着与他一般吻他,微微翘起头迎合他的温柔,顺应他的吻。

脑海中响起一首歌,叫《最浪漫的事》。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,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,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……”

此时此刻,她竟然在期待他们的未来,尽管她知道慕容卿氿不会为了她放弃一切,至少她在他心里还没有到这种程度。没有关系,既然还没有走到那样的程度,那她就更要努力了,努力让他的心,成为她一个人的。

想到这里,她双手揽上他的脖子,加深了这个令她期待的吻……

可二人都沉浸在彼此的幻想之中的同时,寝殿暗处藏着一个身影,她愤恨的望着院落中的一切,竟然想不到慕容卿氿会吻一个女人?而这个女人,还是大燕皇后?真是可笑之极。她心中暗道,东方玖玖是吗?我不会让你得逞的,他……绝对不是你可以拥有的男人!

“小九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难道还打算树咚不成?”他眉目含笑,拥着她躺在床上。

回到寝殿已经很久了,某女很早就说困了,可困就困了,他抱她上床睡觉,她却一直盯着他看,连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。

“十九叔,我现在的身份很尴尬,甚至以后还会继续成为大燕名义上的皇后。可只有这样,才能更加有能力将后宫搅翻。在此之前,十九叔,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?”

“嗯!好!”

她讶然,“你不需要问问我的事是什么吗?”

他道,“不管小九说什么?我都会答应你,好不好?”

“真的吗?”她笑吟吟道,“十九叔答应我不要亲别的女人,也不要娶别的女人,连名义上都不可以,好不好?”

慕容卿氿听罢无声的笑了笑,伸手刮刮她的鼻梁,应道,“好,答应你!”

其实,东方玖玖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对不对?

慕容卿氿其实心里还是喜欢她的,只是从来没有说出口罢了。试问,像他这般清冷高傲的男子为何无端端的亲吻一个女子?除了喜欢应该没有别的了吧。

一想到这里,她终于闭上了眸子,不管三七二十一,先做个春秋大梦再说。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