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十九叔,我们私奔吧!

当东方玖玖四仰八叉躺在床上呼呼大睡,完全没有顾忌跪在地上的值夜的宫女忍的有多辛苦。最终,在东方玖玖的呼声催眠下,宫女成功倒在地上昏睡过去。

夜色清冷,四周静谧的都能听到树叶被风吹出“唦唦”的声响。月色朦胧,星云密布,一个黑影刷的在空中一闪而过,好像从未出现。他偷偷潜入凤仪宫寝殿一眼便瞧见躺在床上的女子,明明秀色可餐,但再瞧她的睡姿便有些反胃。

口水流在枕头上先且不说,里衣都快被她蹂躏不像样子,被迫露出的肌肤若隐若现,却毫无美色可观。他吞了吞口水,抽出软剑,缓步移了过去,她嘴角的口水在昏暗的烛光下还发着光,直至流到脖颈,见她睡死的样子,实在不忍心打扰她睡觉,可是没办法,上头的人就是这么交代的!沉思片刻,他一剑插下去,谁知她突然扭头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大睡,可怜他用力太深,剑插到床缝里竟然拔不出来,此刻他满头大汗开始对床缝作对,任凭他使多大力气也无用,正想着是否放弃剑改用手掐死她的时候,某女突然抓住他的胳膊,迷迷糊糊开口,“明明,给我来杯可乐,冰的!”

可乐?那是什么东西?来不及抽身褪去,东方玖玖突然睁开眼问,“你是谁?”二人大眼瞪小眼少顷,她恍然大悟,“哦,我知道了,你是来刺杀我的,对不对?”

“哼,算你识相!”他冷声道,虽然是一个聪明的女人,但留着她已经无用了。她下一句话呛了他一下,迟迟缓不过神儿来,“可是我为毛感觉不到大难来临的感觉呢?难道生死对于我来说已经看透了吗?”说着说着突然大叫了一声,惊慌问道,“还是我已经死了?”

“虽然没有死,但是也离死差……”差不多了吧。只不过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东方玖玖一脚踢飞,还不忘朝她吐口唾沫,“你妹的,没死就没死,啰啰嗦嗦半天,你当老子的生命是闹着玩啊!”

“你……”来不及反抗,东方玖玖抱着一个大花瓶就砸了过来,瞬间,他切切实实感受到脑袋上的血稀里哗啦的流下来,那一刻,他低估了这个女人,好想听娘的话,不要相信长的漂亮的女人,更不要相信聪明又长的漂亮的女人!

“啊……”迟来的尖叫声划破凤仪宫,刹那间烛光点亮,普照整个大殿,但奇怪的是,眼前所看到的只有一个冒出鲜血的刺客,以及被洗劫一空的寝殿。

静静高喊,“来人了,皇后娘娘遇刺了!”

偌大的后宫,除了凤仪宫鸡飞狗跳以外,其他地方早已沉寂。慕容卿氿缓缓踏进马车里便闭目养神起来,若不是身边的侍卫宁武提醒,他才道了声,“走吧!”

马车还未走多远,突然一个黑影串过,消失在空中。宁武有些奇怪,难不成是他瞧错了?

“宁武!”慕容卿氿忽然喊了一声他的名字,他急忙应道,“王爷,属下在!”

“你来驾车,让其他人尾随其后!”声音依旧温和,却听不出什么疑惑来,宁武点点头,撤退了其他人,自己驾车远去。

马车里的氛围有些不大正常,一名身穿太监宫服的女子突然一把抓住慕容卿氿的手,郑重其道,“十九叔,我们私奔吧!”

他的眼睛很美,是标准的桃花眼,千万不要与他对视,因为一对视,便很容易陷进去了。东方玖玖克制内心的激情澎湃以及春心荡漾,尽量让自己表现的可怜兮兮。“十九叔,在宫中不止有一人想要杀了我。想我堂堂相国之女,生命时时刻刻被人威胁,怎么能活的如此辛苦,还不如去屎!”

慕容卿氿扬了扬眉,唇启,“那为何不去死?”

呃……好有深意的一句话啊。不过……“生命诚可贵,爱情价更高;若为自由故,二者皆可抛。十九叔,你懂得!”

“本王不懂!”不过她刚刚说的那些话倒是让他有些另眼相看!将贪生怕死说的雍容华贵也是一种艺术啊。他淡然一笑,“不在其职不谋其位,既然如今你成为大燕皇后,就会成为众矢之的,若没有能耐,就别坐到这个位置上!否则,异首身处只是迟早的事情!”

“讨厌,还说不懂我!”东方玖玖很显然将慕容卿氿的话当成在安慰自己。“正因为我成了大燕皇后,才发现这个位置居然这么难做,所以我打算逃出宫去,然后再找个小相公,逍遥快活的过一辈子!”

慕容卿氿一愣,此女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啊。

“十九叔,放我走,你会越长越帅的!”东方玖玖厚颜无耻,但说的话倒让他爱听。“好好夸,夸的好……”

“怎么样?”会助她逃脱成功吗?

他勾起唇角的样子十分美丽,但说出话却气的跳脚,“夸得好也没有任何奖励!”

她眉心抽了抽,嘟囔了一句,“抠货!”

抠货?倒是很新鲜一个词,不过……从他以前认识的东方玖玖和现在遇到的东方玖玖变化不是一般的大。在他的印象中,东方玖玖一见到他便红了脸,即便喊他一声秦王爷,也是害羞的低着头。而如此,哪里还有女子本该有的娇羞?

“那也是一个英俊的抠货!”他想了想,得意道。

她笑嘻嘻眯着眼睛狗腿附和,“那是当然,十九叔每日清早醒来都是被自己给帅醒的。”

慕容卿氿瞥了她一眼,冷不丁的将她从狗腿中拉回现实,“话说,堂堂大燕皇后,突然消失在宫中,就算你想逃脱你皇宫,摆脱你的身份,想的也未必太简单了些吧!”

“哈哈……”干笑两声之后,她食指点了点自己聪明的大脑,“十九叔,你认为我聪明吗?”

他淡淡一笑,“不够笨!”

这算是夸奖吗?她顾不得他的嘲讽,径直开口,洋洋得意,“我今夜睡觉时,正赶上有人刺杀我,哇塞,简直和电视剧里面的情节一模一样!还好那个刺客是个不可多得的笨蛋,要不我就死翘翘了!我和刺客周旋了许久,凭借我最强大脑将他忽悠成功,然后带着一些金块逃跑,在逃跑之际,我还引来了众多侍卫,到时,当他们看到宫殿一片狼藉之时,只会想到我是被刺客劫走的。”

她顿了顿,神色有些黯淡,没有起初的兴奋,“只可惜,金子带走的少了点儿!”

他猛不经意眉头皱了皱,还以为她后悔逃出宫去了。眼睛瞥了瞥,见她开始翻动自己的包袱有些莫名,难道是在数自己带了多少块金子?再盘算盘算自己够花几日?若是不够,是不是还准备和自己敲诈一笔?

令慕容卿氿没有想到的是,她居然抽出三块金子摆在自己面前,还大义凛然道,“十九叔,此次我逃出皇宫,功劳有你一半,这三块金子就当是我孝敬您老人家了。”

他嘴角抽搐了一下,很是介意她刚刚的三个字,皮笑肉不笑吐出:“老人家?”

“呃……”完蛋了,得罪一个爱美之人。正当她找不到解释时,他果然报复回来,“皇后娘娘不要得意太早,能不能逃出宫去,得看本王心情,当然……你确定,你一把老骨头能逃得了?”

为什么总觉得他不是说说而已?

马车忽然一晃,一支箭不偏不倚正射在她头正中心,仅差一厘米的距离,可想而知,她的心理面积有多少。

他冷声一哼,马车里的气氛瞬间降到零度,宁武的声音急声飘进,“王爷,有刺客。”

“废话,用你说?”他阴阳怪气道,眸子瞥到正在颤颤发抖却又万分庆幸自己没有被杀死的东方玖玖,与此同时,她还在碎碎念,“感谢老天爷又给了我一次做人的机会,等我百年之后下了十八层地狱……呸呸……等我去了天堂,一定好烟好酒孝敬您老人家!”

一听到“老人家”,他瞬间反感,冷声止住,“你感谢老天爷,不如求求本王,老天爷能保你百年之后再死,但本王却能保你今夜不死!”

这话说的……太任性太霸道了,不过她喜欢。立马打住对老天爷的祷告,笑嘻嘻的对着慕容卿氿,“十九叔,看在我还年轻的份上,你救救我吧!”

他莫名其妙“嗯”了一声,带着疑问,“你的意思是本王老了?”

“不老不老!”她越来越佩服自己的脑子反应快,小鸡啄米摇着脑袋,“十九皇叔,文成武德,千秋万载,一统江湖。”

他目光一顿,东方玖玖意识到自己貌似又说错话,谁知,他突然轻笑起来,“这话说的……我爱听!”OK了,这说明,今夜她死不了!暗暗在心里默默祷告,“感谢老天爷!”

马车外的刀剑碰撞声此起彼伏,听这架势,人还挺多。只不过,她无暇顾忌外面有多热闹,心想那帮人肯定和之前想要杀死她的刺客是一伙的,发现宫里失手,就跑到宫外刺杀。但同样也证明一件事,她的身份以及地位,在众人眼里是多么具有威胁力啊。总之这年代怎么讲呢,就是……人红是非多!

客户端观看

下载客户端,更新早知道!

×

进入轻小说章节

该资源暂不能在WWW门户上进行观看
请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咪咕动漫app进行观看吧 : )